古拙與流麗兼備

推廣碑學(由漢魏碑至南北朝之書法),其實始自晚清,在此之前,碑學並未受到重視。

眾所周知,中國書法從篆隸開始,一直發至晉唐。楷書其實早於漢朝已經出現。東漢末年三國時代著名書法家鍾繇被視為楷書鼻祖,斯時隸及篆書仍然盛行,但其獨專楷書。若書家留心其名作《宣示表》所呈現的體勢,仍然帶有濃重隸味,亦字字平勢,樸拙而尚古。

直至東晉王羲之,先隨衛夫人習書,然後正書學鍾繇、草書學張芝,並率先將其左低右高欹側之勢,放在其書法之中,再一直傳至南北朝末陳朝七世孫智永禪師。初唐虞世南乃唐太宗書法老師,親自拜見永禪師,並將二王筆法留傳下來。唐太宗酷愛書法,對王羲之書法評價極高,「玩之不覺為倦,覽之莫識其端,心摹手追,此人而已。」(李世民《王羲之傳贊》),乃「盡善盡美」及符合中和之道,亦與儒家中庸之道相通。唐朝四大書法家(顏、歐、柳、禇),以至宋元蔡襄、米芾、趙孟頫,無不師於二王。自此之後,以王羲之為首的帖學大行其道,歷代士大夫均不重視碑學,歷經千多年之久。

直至到明清之間,帖學發展至萎蘼,字虛弱乏力而失去活力,輕浮媚俗,明朝館閣體盛行,字字規整,甚至一度醜書橫行,藝術水平遠不及古人。及至清末,以阮元為首的南北書派論主張南北二分,崇尚北派,否定王羲之。包世臣亦將北碑跌宕雄強,評為「具龍威虎震之規」。康有為、楊守敬、沈曾植則否定南北之說,推崇北魏碑:「幾後世所有之體格無不備…意態亦無不備矣」(北碑盡有楷法的意態),並將爨龍顏碑(實為南碑)評為楷書第一,魏碑北碑正式登入書法藝術之典堂。

具體點說,練北碑對腕力筆力大有好處,對方筆欹斜險勢,亦是重要的訓練。擅寫魏碑,筆力比只練唐楷高出最少三至五成。是故流麗結體既要掌握,古拙方筆亦要拿捏周到。既臨碑,亦摹帖,二者不能有一失也。

此正如饒公於書法四字經所云,流麗與古拙宜兼備也,亦為陳公文傑先生所追摹也。

IG: calligraphytutor.hk
FB: 漢墨私塾-廖正文

至少4個字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