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二王的種種爭議

新近有學員進入行草書,就是否進入二王,糾結了很長時間。

坊間關於學書者是否寫二王,存在兩派說法。第一派是守傳統派,認為二王乃法宗。君不見二王法由二王傳至幾位王體書道繼承人(包括:羲之、獻之、徽之;王珣、陸柬之、智永)均對後世發揮極深的影響,初唐書法家虞世南(唐太宗書法老師),甚至親求教於智永,取法傳與初唐歐陽詢,禇遂良初期師於歐陽詢,後取法於王羲之而成雁塔聖教序,晚唐柳公權將歐陽詢及顏真卿磨合成自己特有風格。除顏真卿重心靠邊較接近碑學外,初唐一眾書法家無不受二王法之影響,至於後世如米芾、孫過庭,都以二王法為經,左低右高,向外出鋒。甚至名家如饒宗頤認為,王羲之千秋傳世,當今楷行書無不自二王。是故愚以為,二王法乃必修課程,為學書者必學部分。

當然,帖學曾一時走向末路,明末清初確實曾有一股逆流,主張少提二王,甚至以只談二王會流於甜俗之弊。主張以漢隸及魏碑為本,甚至棄二王不學,只專漢隸魏碑,以方筆遒勁為本。

愚則以為,兩者其實互不相抵,學員絕大部分為初學者,部分根本少時從未練字,盡快接觸二王,對其行草啟蒙有着莫大好處。學員練行草之前必要有漢隸、晉唐楷及篆書,方能打穩扎實基礎。所以愚希望各學員都應先涉獵二王,最終創新是否以此為基礎,純粹後話。

沒認識二王,行草書就有欠缺。只認識二王,則字流於妍媚嫵媚。書家皆應既臨碑又碑帖,流麗古拙皆懂,取法於上,兼收並蓄,方為上策。

IG: calligraphytutor.hk
FB: 漢墨私塾-廖正文

至少4個字符